良心不安

      “知道了这事,你还有心思继续跑船么?”赵新坐在别墅鐓露台上,錡抽着烟,吹着海风,看着闷头不语的刘胜,自己心里嘀咕着。

      夜已经深了,海滩上还是偶尔传来游客的说话声,伴随着海浪的冲刷声,断断续续。

      冷静下来的刘胜问了赵新几个问题后,就没再说话,一直坐在客厅中沉思不语。

      在赵新看来繖,刘胜的优点还是很多的。

      高中时跟自己同班三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两家父母以前都认识,关系靠得住,知根知底;其次这厮当过七年兵,而且还是海军陆战队下属的侦察虣大队,军事技能没的说(被湾湾警察暴打那事就别提了);第三就是当过海员,长年跑远洋运输,还是个二副。

      要说在远洋货船上当个二副是非常不容易的。首先需要精通救生艇筏和救助艇培训、高级消防培训、精通急救培训、雷达观测与标绘和雷达模拟器培训、自动雷达标绘仪培训,船上医护培训。等拿到以上各类培训的合格证后,还需要上船实习满一年才能换三副证书;接着还要做满18个얷月的三副,才能换二副证书。

      以上的条件还是理想状态,平常一般人想达到这个地步,最快要四年,最多要七年甚至更久。

      刘胜因为曾是在海军陆战䪋队服役,海员需要的很多培训他在部队里就已经完全掌握,但这厮还是经过了四年才当上二副。

      赵新觉得刘胜性格上唯一的缺点,就是䘎有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暴脾气一上来ꆲ,天王老子也不鸟。就因为这个,吃了太多的亏。

      不过,刘胜眼下还不到30岁,还有机⾚会调整性格。

      “강不行了,困了,明天上午还得继续砍价呢,我先睡ǵ了。”

      “你等一下。”

      等赵新困得开始打哈欠,准备回卧房睡觉的时候,刘胜叫住了路过的赵新。

      “怎么了?”

      “⩦你跟我讲了这么大的一件䀼事,我是睡不着了。”᥶

      “老兄,难道你还要跟我侃一宿?拜托,咱们不是来度假的,买完船就得回去,我那边还有一百多口老弱病残呢。”

      “你用大花猫试了几次?”

      “不是跟你说了吗,就试了两次⁨,一次两小时,一次三小时。”

      “大花猫没事?”

      “当然没事,活的可欢实了。这么多天过去了,要是有事早杕就出事፽了。”

      刘胜㏂点了点头:“你先睡去吧。”

      赵新已经开始哈欠连天了,他不再管곸刘胜,泎径自回屋大睡。

      而刘胜,ᖁ则起身来到了露台上,凝视着夜色中黑沉沉的大海,陷入了沉思。

      次日一早,赵新就被自己设置的闹铃叫醒。起床刷牙冲澡,换了身衣服,走出卧驑房。

      “我去!你,你这是一夜没睡啊!你这抽了多少烟啊?” ﵏

      露台上,刘胜看着大海默不作声,而玻璃桌上的烟灰缸里,插着密密麻麻的烟头。

      “走,吃早饭去。”刘胜转身拍了拍赵新的肩膀。虽然这厮一夜没睡,可眼神却贼亮。

      “大哥,您还是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吧。好家伙,这一身的烟味儿,跟从大烟馆出来的횞似的。我去餐厅等你。”

       赵新独自来到酒店的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要了杯咖啡,随意拿了㷼些食物。

      刚开始吃,手机就响了ꊖ。他拿起一看,居然是顾曦。

      “喂,赵新。”

      “呦,我说大清早喜鹊叫呢ገ,原来是顾大美女来电。”

      “讨厌。大海边上有喜鹊吗,竞胡扯。”

      “怎么样,婚礼彩排完了?”

      “哎,别说了,昨天折腾到半夜,结果一大早就被她们拉着起床吃早饭。”

      “那你准备一会再去睡个回笼觉?”

      “睡什么啊,她们拉着我上午去坐游艇出海。”

      “那还是不错的嘛。呦,那咱们今天中午吃不成大餐了吧?”

      一大清早,吃着早点,美女陪聊,赵新很满意;要是美女本尊在此陪聊,赵新更满意。

      “哎,我问你,昨天你给我朋友打电话羔了吗?”

      “啊?”赵新没反应过来,什么朋友?

      “啊什么啊。就我촅给你电话的那个,游艇俱乐部的。”

      “没,没打啊。我们昨天下午盈就是去看了船况,没买呢。℈”

      “怎么了?”

      “砍价呗,总得钓着点对方嘛。”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里面传来了对面叽叽喳喳的一群女孩说话的声音,夹杂着顾曦说话的声音。

      “我先去吃早饭了。一会再说。”顾曦一句话说完,直接就匆匆给挂了㒇。

      㝬 搞什么?赵新有些失望,原来不是早餐全程陪㩌聊啊。

      放下电话,赵新看见了在餐厅门口东张西望的刘胜,随即挥手示意。

      გ 뀚 等刘胜取完餐坐下后,赵新对他说道:“吃完早饭你还是先去补一觉吧。上午我自己去游⺻艇俱乐部接着砍砍价。”

      ~“能砍下来吗?”刘胜怀疑的问道。

      “能少点是点嘛。留下的钱还要用在别䱵的地方呢。”

      刘胜点点头,三口两口的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用纸巾擦了擦嘴,抬头看着赵新道:“我刚才打电话给船老板,辞职不干了。”

      “啊?”赵新抬头愣住了。“就这么会儿?”

      “嗯。我考虑清楚了,跟你过去,咱们一起干。”

      赵新看着刘胜的眼睛,脸上慢慢露出了微笑。他笑嘻ô嘻的看着刘胜:“真考虑清楚了?”

      “就你那点花花肠子。”刘胜白了赵新一ﻇ眼。“你拉着我过来陪你看船,又告诉我这个秘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癠” 䛦

      彘“咱俩是兄弟嘛,这种好事万年难遇。而且要不갌是因为你家里的事,我根本不会找你。”的确,如果不是因为刘胜离了婚,赵新可不会找他。

      刘胜无奈的点点头:“我现在真是孤家寡人一个了。我姐和那些亲戚……嘿,经过这次的事也看出来了,就那么回事罢了。算了,随他恛们去吧。

      说句实话,我这虽然是个二副,一个月工资也就两万块,这还是船老彴板跟我有交情,当年参加护航任务时认识的。

      再说了,没有我,那大游艇你一个人开的动?㔵还是说你打算先办个培训班,让岛国农民睏们考合格证?”

      赵新哈哈一笑:“想清楚了别反悔就成。否则这后面的计划里,很多事我一个人根本玩不转。”

      刘胜闻言叹了一口气:“可麻烦就在于閏光凭咱俩也玩不转啊。”

      “这倒是真的。我这边还有我弟,到时候可以拉他来帮忙。”

      “你姨的那个孩子?他之前干嘛的?”

      “给国企老板当司机,老板被双规了,他也失业了。二婚也离了。”

      “嘿,人不大都二婚了,真特么能折腾。他来能干什么?”

      “我上次回来,让他Ꮿ去大洋彼岸去参加一个射击训练营课程,一是散散心找点事做,二是让他学点本事。”

      ꘯“看来你小子早有蓄谋。”刘胜露出一脸坏笑。

      “你去补觉吧,具体的事咱俩还得细聊,等你醒了再说。”

      两人正说着,赵新的电话响了,拿起一看,又是顾曦。

      “飞机上的那个女的?”刘胜好奇的问道。

      赵新点点头。

      “得,那我不打搅你泡妞了,我回去了。”刘胜随即起身离开。

      赵新这才接通电话:“ュ喂。”

      “赵新,你现在在哪呢?”

      “我啊,在酒店餐厅呢,怎么了?”

      “那你别走啊,等我一下,我带我朋友去找你。”

      ȸ“谁啊?”

      “我那个卖游艇的朋友。”

      “哦哦,那我在酒뚏店大堂等你好了。” 뾳

      顾踚曦随即挂了电话र,赵新则慢条斯理的吃完了早点,离开餐厅,跑到酒店大门外抽烟等候。

      赵新站在酒店大门口,掏出烟刚抽泵了两口,暂顾曦带着她那朋友就到了。

      顾曦的那个朋友也是位釼女性,四十多岁,姓杨。

      三人相互介绍后,来到酒店大堂的咖啡厅坐下,点了饮料,这才开始交谈。 箾

      赵新从最初的闲聊中得知,这位姓杨的,哦,人家也没结婚呢,权仝称杨小姐吧。这位杨小姐是游艇俱乐部中的高级经理。杨小姐的痑公司因为跟顾曦就职的那家公司签订了长期广告合作,而顾曦正是负责具体执行的文案。因此几年的交往下来,两人擛虽然岁数上相差不少,但私人关系却处的十分亲密。

      杨小姐作为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经常南北两头飞。

      赵新疑惑的问道:“沪江、胶东那里我知道有游艇码头,可首都那里买游艇放哪啊?颐和园还是水库?那也不允许啊。”

      杨小姐捂嘴一笑:“赵先生您可真逗,是运河。现在好多公司把公司聚会啊、商务会议什么的都安排运河里的游艇上开,也挺有新意的。”

       “哦!”赵新恍然大悟。

      “赵先生,能问一下您选中了我们俱乐部里销售的哪条船了?”

      “Azimut 98。”

      嚯~!这位是怒有钱啊!杨小姐心里咯噔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顾曦。

      “小姑娘真有运气啊,这是碰上大大款了。这要是成了,这辈子也不用奋斗了。唉,想当初我……”

      杨小姐正暗自腹诽了一番,随即考虑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呢,和顾曦ⴟ是很好的朋友,您又是顾曦介绍的朋友,那我就给您说句实话。这船,是人家委托我们售卖的,卖主的预期价位就是不能低于五千万。而我们接手之后,对这船又重新做了保养和更新;之前一些家具和门什么的都有磕碰的地方我们也做了修复;还有就是码头的泊位费,因为卖അ主的经济出现了困难,也一直是我们在负责缴纳。这些投入,我们也得算进去。”

      一旁的顾曦听到“五千万”这个数字时,大脑思维就停顿了。她原本以为赵新要买的游艇不过一뚃、两百万而已,找朋友帮帮忙,能降个几万、十万的,就很不错了。没想到赵新这么土豪!

      暻 不过顾曦心思细腻,是个自己有主意的女孩。于是她扭头装作不经意的四下打量酒店大堂的装潢布置,好让自己显得쾷不那么吃惊。这时耳边就听见赵新说道:“是,您说的话我都理解。做生意么,都得有利润。”

      “顾曦今天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说给我找了单生意,然后不由分说就拉着我过来了。”杨小姐这时笑着看了眼顾曦,而顾曦的脸唰的就红了。

      “您和她是好朋友么,互相帮助应该的崯。”赵新明白了,早上顾曦匆匆挂了电话,原来是找这位杨小姐去了。哎,賁小姑娘也真够不容易的啊,这是看上自己了?

      杨小姐轻轻一拍面前的茶几,对赵新说道:“得,那就给您一个实在价。我돑做主,便宜四十万。”

      杨小姐心底滴了得有一碗血。

      这得少拿ﷸ多少提成啊,不过她觉得能有机会认识赵新这个大土豪,十有八九以后肯定还有挣钱的机会。

      赵新闻言思考了一会,觉得也就这样得了,就算他自己去砍价,챕未䪱必能有四十万。而且他现在的时间太紧,一旦入冬,熊岛那边的海面就会结冰,这样就得耽搁到明年开春冰化了才能走。与其在一条船的价格上浪费时嫴间,完全不划算。

      “行,那就这么办。那么您看接下鸇来怎么操作െ?”

      ್ “您看今天什么时候有时间,Ṿ咱们先把合同签了,后面的要办的登记过户手续还펧有不少。”

      “那就下午两点吧,我准时到。”

      “好嘞。那我恭候您了。”획

      퀌 “您太客气了。实在感谢。” 㞱

      杨小姐随即起身和赵新握了握手,看着顾曦说道:“那我先回去,你们俩呆着吧。”

      顾曦小脸腾的就红了,赵新看了眼顾曦笑而不语。

      等铗杨小姐走出了酒店,二人重新坐下,顾曦一手端着果汁,一手捏着吸管,过了一会才说道:“赵大土豪,本人出马,帮你剩了四十万,中午得请我吃顿大餐了吧。”

      “什么土豪啊,正所谓‘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敢问您中午想吃什么?”赵新笑嘻嘻的看着顾曦。

      “呸~ۏ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还没想好,先听听你想请我吃什么?”

      咦~这是让我报菜名吗?好吧。

      괴麧“那我说您听听,有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릑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停停。你这跟我说相声呢。”顾曦一手捂着嘴笑,伸手捶了赵新肩膀一下。

      “哎,你☵那朋友呢?”笑了一会,顾曦好奇的问道。

      “他啊,回去补觉去了。昨天晚上撒呓挣,一夜㓘没睡。”

      “啊?什么叫‘撒呓挣’?”

      “就嚸是闹腾,折腾,抽疯。”

      “哎……”赵新突然想起来什么。“你早上不是说要跟闺蜜们一起去坐游艇出海吗?”

      “还说,要不是帮你,我这会都在游艇上了。”

      “得,那还是因为我耽误您哈皮了。顾曦同志,本人十分簾感谢您的帮助。”赵新故作严肃认真状。

      “咦~~少来。”顾曦面带嫌弃状一扭头。

      赵新呵呵笑着。他这些天也实在是劳心劳神,国内国外飞来飞去不说,还要在营地里面对着一群身高不过一米五,面黄肌瘦的老幼妇孺。说起来古代的岛国妇女真是没法看,利吉的老婆志乃就算是这群女人⬫里最漂亮的了,可在赵䠹新眼里……算了,不提也罢。 埢

      好不容易有机会跟个养眼的大美女打打勁镲,闲聊一下,也是很好的享受。

      “你陪我在海滩上走走吧,顺便让我参观一下土豪住的别墅。”

      顾曦提出舚了要求,赵新也乐得多跟她呆一会。

      两人在海滩上慢悠悠的走着,一边随意聊着。

      顾曦穿着一件波西米亚风格的沙滩长裙,高跟鞋拎在手上,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海风飘动,雪白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熠熠生光,吸引了诸多路人的目光。

      当然,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也如同利箭一般嗖嗖向赵新射去。

      顾曦那涂着浅色指甲油的脚趾如锖同雪白的贝壳一般,吸引了赵新贼兮兮的目光。

      “嗯,瘦不露骨,肉而不肥。好诗好诗~”

      “看什么呢,你个大色狼。”顾曦娇笑着骂道,一脚挑起一蓬沙子正好打在了赵新⨹的脸上,让她哈哈大笑。

      ہ

      “呸呸~”赵新一边胡噜着脸上头上的沙子,一边吐着嘴里的细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