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我简直爱死你了

      刚洗完澡的夏语蝉,歨面色带着几分红润,皮肤更加光洁白糸皙。

      ฀ 種她慢慢坐在床上。

      慕非凡忽然拿起床边一个软乎乎的小物件:“你穿这个吗?”

      正是夏语蝉在洗澡前脱下来鋂的bra。

      夏语蝉道:“谁穿这个갪睡觉?”

      慕非凡哦了一声,情不自슬禁又摸了两下,手感还是不错的。

      忽然,夏语蝉余光࠹督见这一幕,立刻红着脸说道:“还给我譅。”

      “你不是不穿吗⭢?”慕非凡奇怪。

      “那你也不能乱摸,我明天还要穿呢。”夏语蝉道。

      䞣慕非凡交出去时,脸上闪过一丝不舍。

      鹴夏语蝉哼了一声:“大色狼,现在本性暴露了吧。”

      慕非凡摇摇头:“非也非也…”

       他慢慢直起上半身,目光不经意的一扫。

      嘶!

      下一刻,慕非凡不淡섊定了。

      从他这个角度,顺着夏语蝉T恤的领口,正好可ꐇ以看到两只小白兔挤在一起。

      毕竟,T恤是慕非凡的,领口很大。

      “我现在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慕非凡又揉了一下bra。

      那一年,我抓住了一个br믦a,还以为抓住了整个夏语蝉。

      夏㛰语蝉抢了过来,直接关上床头灯。

      “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她又发出女主人的命令。

      灯光一灭,慕非凡内心的小火苗却被点燃了。

      咂 一分钟后。

      “老婆,你睡没睡?”他轻轻问道。

      뱐 夏语㺍蝉没有回应。

      两分钟后。

      “老婆,你睡没睡?”

      轄 慕非凡又问了一句。 鄱

      夏语蝉依旧没有回应。

      于是,无聊的慕非凡把她的手抓过来,握在掌心,开始细细把玩。

      ⎠ 无论是手心还是手指,都没谮有放过。

      开始力道轻柔,后来혟越来越放肆。

      甚至在上面开始画圈圈。

      啪!

      灯开了。

      慕非凡便看到夏语蝉半坐而起,正一脸픈嗔怪的盯着他。 ᤚ

      那赏心㉶悦目的脸上,由于血浩液加快鿔流动,浮现出不规则的红晕。

      “你还要不要睡觉?”夏语蝉问。

      慕非凡望着她娇艳欲뱛滴的唇。

      夜色如此撩人,岂能如此浪费?

      慕非凡按住夏语蝉的后脑勺,迎向䀯自己的脸。

      “唔…龶”

      十分钟后,可能是姿势过于别扭。

      慕非凡环住少女的细腰,把她拉向自己。

      很快,夏语蝉就被迫压在了慕非凡身上。

      慕非凡瞬间感受到女孩的柔和软。

      又过了半个小时。

      夏语蝉红着脸抬起头,口中微微喘气。

      “你…你那里碰覠到我了。”她低声ႊ道。

      ਕ慕非凡苦笑:“我又不是自动控制系的。”ꭩ

      肍夏语蝉唝脸上红的愈发娇䕣艳。

      慕非凡的眼神太灼热了,便是夏语蝉也不敢再对视。

      “今天就这样吧。”她轻轻说道。

      慕非凡鼓着嘴,有几分委屈:᜴“那你要怎ᨚ么补ꉁ偿我?”

      夏语蝉忍不住笑道:“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我人都是你的了,还怎么眥补偿?”

      人是你的。

      这话实在太受用了。

      磃 尤其是从夏语蝉这种颜值顶级性格又高冷的女孩口中说出。

      慕非凡:“再亲半个小时。”

      夏语蝉:“等等◅。”

      滻她象征性的挣扎一下。

      “嗯嗯…”

      “唔唔…”

      房间中传出的音律甚是奇妙。

      第二天。

      慕非凡是被ᩯ锤醒的。

      ᵊ他睁开眼,奇怪的问:“怎么了?”

      夏语蝉指着自己的唇,道:“看看你昨晚干的好事!”굎

      慕非凡瞪大了眼。ﻻ 淬

      此刻,少女红润的小⟎嘴红艳欲滴,似聴乎比平时,看起来要肿一点。

      “挺性感的。”慕非凡道。

      夏ၙ语蝉红着脸:“昨晚亲的时间太长了。”

      慕非凡照了照镜子,说道:“但是我没肿。”

      夏语蝉嗔怒:“因为都是你在用力,你当然没事。”

      慕非凡:“可后穳半쨗段你也挺…”

      曯下一秒,他立刻闭嘴了。

      因为夏语蝉此刻的目光冷到了极点,宛如一股凛冽的寒流,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脘降了᫹。

      碓 “你会不会傊水润术?”她问。

      慕非凡摇摇头。

      “木灵术呢?”

      慕非凡还是摇头。

      烒 夏语蝉:“你不是五行灵根吗,这也不学,那ለ也不学,你会엓什么法术?”

      慕非凡强忍着没说出他会炎爆术。

      他怕火上浇油。

      夏语蝉:“以后你必须学会疗伤法术,不然不让你亲了。”

      慕非凡点点头。

      他默默取出一瓶疗伤灵丹。

      虽然咱没学法术,但是有药。

      夏语蝉看到这,心情才稍㷢微平复一点。

      外敷后,过了半个小时,才隐约看见消肿睩。

      夏语殾蝉戛道:“뻝今天早上别去神殿了,放学再说吧,来不及了。”

      Ṥ 慕非凡自然听从安排。

      毕竟,祸㢾是他闯的。

      这时,夏语蝉换好衣服,耄从房间中走出。

      慕非㊇凡看了眼她精致的百褶裙,皱了皱眉。

      “你今天要比赛吧。”

      ː 롤 夏语蝉ᛄ:“对。”

      慕非凡:“不许穿裙子。”

      夏语蝉拆:“为什么?”

      慕非凡:“肢体动作幅度过lj大,你走光怎么办,我多吃亏!”

      夏语蝉听后,心中一暖,道:“其实我打왷架时,动作很小,而且褯里ሁ面穿了安全裤。”

      “那也不行。”慕非凡的态度很坚决。

      夏语蝉这次出警奇的听话,立刻回房间去换盿。

      一会儿,女孩再次出来时,形象大变。

      她穿♿了一件半袖白衬衫,百褶裙换成帺了七分裤,脚上一双白色的休乣闲鞋。

      颗 慕非ࡣ凡眼前一亮。

      廒 夏语蝉㑻又把衣摆塞进裤腰,尽显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双腿。

      “现在满意了吗,我的小醋王?”她问。

      慕非凡道:“老婆穿什么都那め么漂亮。”

      夏语蝉推着慕非凡的后背,向他房间走去。

      “走!”

      “我给你搭配一身。”

      十分钟后。

      慕非凡也焕然一新的走出。

      两人的穿着风格一模一样,正痒是情侣装。

      如果走在一起,只要眼神正常,都能看出来他们的关系。

      “一会儿去学校,我怎么叫你呀?”慕非凡问。

      这个周末,蝮两人的关系已经发生实质性改变。

      但毕竟还都醾是学生,过于亲密的称呼实在与校园틏环境格格不入。

      夏语蝉道:“你自己想!”

      慕非凡考姇虑了一下,笑道:“不如叫你虫虫吧。”

      “虫虫?”夏语蝉脸色微红,为难的说:“这个称呼也太可爱了吧,和我的性格完全不符。”

      在学校,她一向以高冷示人,突然被这么叫,听起来很违和。

      慕非凡道:“我老婆本来就是非常可爱,而且是我们蒦之间的专属称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