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出

      按兑照以往惯例,选拔完成,要由武院的人讲俜话。

      虓 恭喜十位新的武院学生是一方面,另外也勉励下其輶他年龄合适的武者,让他们下次再战。

      这次就由袁管事上台。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红霞满天。 䋕

      袁管事清了清嗓子,“咳咳,首先,我们要恭喜…죴…鉿”

      他突然停了下来,众人顺着他的目光,只见一道飞剑刷从西南方向直飞过来。

      其上还有一道人影,虽然距离还෭远,看得不太清楚,但꼇对方在夕阳的映衬下,有些耀眼,像披㖷上了一层䎿宝甲,这必然是一位强者됈。

      飞剑速度极快,转眼⒢间已经接近云天府,对方明显对府城很熟悉,直接向城东缬的比武台而来。

      待得近了些,项川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

      经过这段时间的場冥想,他感觉自己的五蚫感似乎比之前强了一些。

      刘此人也穿着与八王子,✣袁管事同样的袍子,月白色,面容非㾥常年咘轻,还算英頳俊,嘴唇很薄。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却是他的眉毛,右眉在靠近眉心那头,大概五分之二处有一些断节,呈现断眉之相。

      袁管事看到此人,脸上泛起笑容,待对方下了飞剑,上前,“刘鸿,不是说要我们ꜘ选拔后等你两天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项川心中一动,原来此人就是刘鸿,这些日子他的名字可是经常出现在自己耳边。⁩

      “嗯,事情处理完了,ǿ就早些屛回来。”刘鸿貌似兴致不高,轻轻地答了一句。

      ﱑ 䠖“那你先去那边休息一下,等我这边说完话,一起用饭。”

      “好。”

      ᄋ 켶刘鸿坐到了八王子旁边,本엮来袁管事的位置。

      八瀊王哑子与其的关系似乎不太好,招呼都没打。

      而刘海镇和刘鸿中㻴间隔着八王子,看情况褁也不好意思越过八王子开口和孙子说话,一时有些⅓尴尬。

      台下观众席却炸开了锅。

      “你猜我看到了谁?我们云天第一天才刘鸿!”

      “第三位监督原来羳是他!不过这都结束了,怎么才来?”

      “这就是刘鸿啊,好帅㣲,我要嫁给他。”一位三百多斤的花痴眼中泛着晶光说道。

      旁ᨑ边人闻言瞥了她一眼,不着痕迹地离着远了一굢点,这人可能有病,别被传染了。

      台上,袁管事继续说着。

      “庄凡……沈志…聾…刘浩,项ಶ川。恭喜这十位天才,成为我齐武学院的新学生。”

      륗介绍完全部十人,他带头鼓起了掌。

      台下也跟着祒欢盟呼鼓掌,就连八皇子也面带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刘鸿坐下就没有什么动作,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东西,但当他听到“项川”两字时,猛然륁抬头,两道目光如同实质般盯住了台上的一人。

      一天前刚ཚ见过项应天,此人和他有几分相似,原来就是你叫项川。

      项川刚刚从袁管事那认识到刘鸿厑,再加上对方是从西南方向而来,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这刘鸿必定是去晴阳城见刘丰,现在已经知道刘辍丰死在他手上的消息了吧。

      此时的他感觉被强大的妖兽盯住一般,一股⣮压力在心中渐渐形成。

      不过项川岂是一般人,刘鸿这ュ种天才他并不想招惹,❞不过既然已经得罪了,那也就⌛得罪了吧,也就那瀿样。

      鄢现在自己虽然不是其对手,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爷醘爷还在场,溲没必要怕他。

      毕竟刘鸿可没有什么盖压全场的实力。

      于是,项川迎向刘鸿的目륜光,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别处。

      刘鸿见状差点当场发作,好小子!

      他本来就盠不꜠是什么大气之人,这是第一次和项川打交道,没想到被其无视了。同时心中有了一〛丝警惕,此人不简单!

      䏗八王子感觉到緅了异样,奇怪地在刘鸿和项川间来回看了两眼。

      他之前对项川印象并不深,因为对方才后天中期,又是羄走的后门,除了长得还行外,在他眼中,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现在看ൟ来,项川似乎与刘鸿之间有着什么故事媴。

      于是,八王子第一次记下了项川这婙个名字,准备后面留意下。

      到了这个身份,有时띬候看似一件小事,在后鉋面都可能会影响到他。

      穹 솛何况是与站在大哥那一边﬷的刘鸿有关呢。

      㻚项川并不知道八王子之所想,袁管事说的都蘭是些老生常谈,前ꘪ世的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ⴖ

      好不容易等其说完,项川和沈志一起下台回到项家一伙人中。

      所有人侾都慢慢地散了。

      由项人英带头,庆祝项川和沈志加入齐武学院,一行人往福汇居而去。

      至于家主项人雄,还有通判周正,府令刘海镇,则是陪同学院的三人一起吃饭。

      刘鸿在路上抽空,与同样慢慢落到后面的刘海镇说着话,“爷爷,请恕鸿儿没有第一时间拜见。”

      “你长大了,有很多自己的事情,爷爷这不碍事。”

      “对￰了,爷爷,你是云天府令,和你打听个人。”

      接着刘鸿说出了项川的名字。

      听到项川,刘海镇也是阵阵牙疼,包括뮊他在内,刘家已经好几人⯻在其手上吃过瘪了。

      于是他把项川教训刘浩댬,还有间接害了刘海城,并当众反驳自己,让自己差点下不了台的事全㲛部告诉了刘鸿。

      刘鸿听完这些,心中有如惊涛骇浪,此人难道是我刘家克星,加上刘丰,已经差不多把刘家上下害了一个遍。뫃

      他以前就知道邬望是有真本事的人,所以一直앬设法要拜师学习那一身毒术。鉁

      可现在也泡汤了。

      虽然说那是因为邬望是药王的师侄,但要让刘Ⅎ鸿恨上药王,㟹他肯定不敢,于是,也把账算到了د项川头上。

      要不是项﷬川出现,他们刘家也不至于得罪张思正,从而可能得罪药王。

      从当天堂上情形来看,项川和药王关系并不深,只是认识而已。

      玥不行,此人要设法除之,如果成了气候,云天哪还有我刘家生存之地。

      㯰 但他是项人雄的孙子,在府律城无法下手,只뫿能等到了武院䢙,再慢慢图之。

      嗡 兦 刘똌鸿做了一个决定。

      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不足,如果自己是天阶修为,那现㛑在就一䓟掌把项川打杀就行,哪需要顾忌这么多。

      吃完숡要到,项家一行人在回家路上,遇到了一人。

      “你好,你是项川吧,认识一㊅下,我叫姜小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