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多功能

      “人真多呀厚!”赵ዊ然坐在椅子上,看着从院落延伸出的,看不到菱尽头的队列,感叹了一句,想起了昨天晚上打电话给辅导员请假。

      ⿛他话还没说出口,辅导员已经在那边说:“你的假,我批ꓧ准了,这可是有利于龙城民众的好事,只是我年纪太എ大了。”

      他没忍心说自己收了三份灵气,如果让辅导员知道,会不会想打死我。

      哎,好像辅导员也打不过我。

      욽  赵然把思绪收回来,对着作陪的鹰月子问:“貎为什么招收门徒还要测试,成为超凡者,或者说修仙者,不是很简单,只需要吞服灵气就行,又没有限制。”

      接着,又怕鹰月子不明白,补充道:“像我们超管局就是这样,直委接服用灵气到鯈达肉身境巅峰,再修窍穴境。”杰

      ᦄ鹰月子惊诧,愕然道:“这不是那些散修才会干铡的事。”

      说出口已经后悔,捂着小嘴:“赵然䱔大哥哥,我䲕没有嘲讽ᡋ超管局的意思,我虽然没见ᶝ过散修,但宗门的典籍中记载着散修因为没有修럦炼秘籍,胡乱的吞服灵气,或许会很快的达到蜕凡境,也就是你们说的肉身境,但到了窍穴境,他们选择的往往是没有神通的窍穴⎎,而我们宗门就不一样,因为有着宗门前辈一辈⋸子接一辈子的摸索,找到适合我们宗门带有神通的窍穴⻹。”

      ꬯ 说到这里,鹰月子停了一下,又补充道:“在蜕凡境或许还看不出差距,젼但是在窍穴境,差距一濔下子拉大,没有神通的鄗窍穴是敌不过带有神通的窍穴。”

      莠赵然没有介意,他看过᤟超管局的修炼秘籍,虽然只有第一序列,但他已经能推出ᲇ以后,肯定会䧨有第二序列,第三序列……是围绕身恱体素质打造的成系统的修炼秘籍。

      奇怪的是整个地球,除秘境外,都在修习和⡡超管局一模一样的修炼秘籍,或许以前还没有察觉,但现在经过与鹰月子的一番对话,才惊ි觉之前把这个当做常识了。쓎

      难道这份修炼秘籍属于一个人,他为什么要滴把这份秘籍散布出来?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섴?

      新的疑问涌上赵然的心头,但␷丝毫没有头绪,他把这些疑问暂且抛到脑后,关注起刚才听到的新名词,于是他问:“神通是什么?”

      “神通就是神通啊!”鹰月子抓了抓淖脑袋,想了半天,花费无数脑细胞才想起的飩一个比喻,用自己的话费劲解释道:“你也可以把神通看做小人的超凡天赋,绝大多数窍穴孵化的小覙人是没有超凡天䢮赋的。”

      “或许我明白躅了你们要测试的目的,孵化这些带有神通的窍穴小人是需要资质和天赋的吧。”赵然问。

      鹰月子点点头,“不错,想孵化有关佛宗的窍穴小႐人需要的资质是佛性홀和佛学修为,道教的窍穴小人需要的资质是无为心和道学修为,儒家的琉璃身쉂与儒学,魔宗的妄为杀心。”

      “像超凡天赋有等级之别,在我们这,最高的是战略级,最低的是废材级,那么神通呢?”赵然好奇的问。 㳠

      “当然,神通也有强弱鳀之分,比如佛宗最顶퓟级的神通之㷨一是‘金鮌刚不坏’,次一级的是‘刀枪不入’,肉身巅峰都差不多,神通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你刀枪不入怎么打得㣆过金刚不坏。”鹰月子用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两个小人,比划道。

      “可惜想孵化顶窨级神通的金刚不坏,是何曾ﴜ艰难,有ᨃ多少天才折戟与此,佛性的要求倢实在是太高了,据说佛宗历史上,孵化出金刚不坏的人只䳮有一两个而已,땸据说刀枪不入是佛宗开宗的宗主无奈之选,当时没有人可以传承他的金刚不坏楽,他졈只能找到次一级的刀桏枪不入替代金刚不坏,金刚不坏被束之高阁,等待有天赋资质的真正天才临幸。”鹰月子叹了口气,传承是每一个宗门逃不〩过的灼坎,宗瘸主也在等着她为宗门觅得良才。

      “或许我明白了你们看重测试的原因了。”赵然也叹了口气,他很好奇,那个人是怎么从緌浩瀚的,不知数量的窍穴中,找到适合每一个人修炼的窍穴,这难度不下于人类在宇宙中找到另一颗供人类繁衍的星球。

      㝂 “不,你樘不是宗门中人,你不明白,招收㫠门徒⋺仪式对宗门的重要性,一次招收门徒决定着这个宗门接下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繁荣和兴盛,有多少不入流的小宗门,因为招收了一个天才,冲㳫到宗门榜单的前列。”

      说到这里,鹰月子的目光转到专门用来测试的小房间那里。 ꯮

      赵然的目光也嚻同样祍转过去,从房间里出来的人,脸上都带着失落的表情,但如果你认真䆀看的话,还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不可置욤信的眼神,甚至有些人直接说出口。馅

      “怎么ꊱ能这么草率搽呢谡。”有人愤愤不平的抱怨着。

      “还能这样,实在太儿戏了ⱍ。”

      搞的ㅤ赵然心痒痒,小房箍间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ﻶ事,让툄这些人如此不满。

      “想看看吗?”鹰月딙子问。

      “不好吧,这毕竟是你们宗门的大事,属ɔ于宗门的秘躷密,让我这个外人뒾瞧见了,算什么事。”赵然存疑道。

      “秘密也算不的什么秘密,如果是其욫他人,뫥我꼲肯定簄不会让他瞧见,每一个测试的人都会签订一份契约,保证不把看到的膽事情说出去,毕竟保持神秘性,对宗门来说很重要,希望赵然大哥哥不要把看到的事情说出去。”

      꺴鹰月子率先从椅子上离开,赵然只好无奈的跟着站起来,跟着她走进小房间内。

      打开뉶门,赵然看着眼前푠一幕,伸出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指着眼前的东西惊诧道:“这就是你和说了那么多高⌟大上的词,什么神通,佛宗,金刚不ኦ坏,你竟然让这个东西作为招收门徒的漾面试官,决定一个宗门嬳未来五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繁荣。”

      他以为看错了,揉了揉眼睛,然而眼前的东西依然存在,这时才明白那些测试失败的人为什么测试失败会有那么大的怨念,因为߾签订保密契约的缘故,还不能说,真是憋屈的要死。

      换他,也同样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