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临时变动

      瞧着摄政王脸色似乎有一些不好,聂合非有几分狗腿的笑了笑。

      “王爷请。”

      “嗯,合非,这阵子要辛苦你来回跑了。本王有的时候照顾不到,西儿这两日无论是见了什么人,还是吃了什么东西,都要记录在册,没有过了太医眼睛的东西不准送过来。”

      “是。”

      夏云溪面色稍微缓和几分,其实自己今日带着怒气回来,从来都不是这丫头的问题,而是与外面那些人起了许多争执,不由得心情有些不好。

      景西瞧出了他的脸色,有几分不对,试探着倒了一杯热茶,还没端上去时,却被他自己拿৾了过去。

      夏云溪似乎是刚才回府的Ⓚ时候十分急切,瞧这样子倒是累的满头大汗了。

      他轻轻抿了一口,又察觉自稱己这样的行为多有不妥,放下了茶盏之后淡淡一笑。

      “回来时走的匆忙了些,略微有些口渴,我没有吓到你吧?”

      “没,王爷是为了什么事这么急着跑回府上?”

      낚“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池池的婚事原本应该有你我操办,可现在你怀着身子多有不便,就只能托付给聂公子,本王是为了此事回府,不知道他跟你说了吗?”

      “说了,我怀㱤有身孕之时多有不便,ṭ确实无法为此事操办婚事,可若是由旁人来操办,又有违反礼法道理,也是说不过去的,这个縏主意甚好。”

      景西自然知道自己怀有身孕,许多事是不便的,这件事由沈夫人协助鐜,原本上是不需要太多操心的,但是唯独就怕有心之人抓不到摄政王府的把柄,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自己还是需要十分小心才好,绝不能给人以可乘之机。

      所以自然最好的人选那便是聂哥哥了,毕䩟竟聂哥哥是自己人,又不会害摄政王府什么。

      “还有一件事,有了一些麻烦,现在正在나抓紧处낄理着。西儿,岁贡与宫中采买,皇兄在弥留之际已经留了旨意交给了你,可最近却出了一些岔子,倒不是出샭在你这边,而是出在聂家,聂家对江南进口的那批锦缎上贡的账椹本上,标写的数量乃是一万四千匹左右,可这两日本王亲自去查看过,所供之数却有所少,仓库中真正入账的只有一万匹……

      合非,原本做事从无错处,从前,也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想着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先封了消息,告诉你们二人马上商量对策才好。”

      夏蔛云溪自然知道聂合非并不是那样会在小事上贪污受贿之人,这件事必然还其中另有隐情,只是并没有当面说破而已,毕竟在没有拿到证据之前,若是这样的言论让自己传了出去,指不定外面的人又要如何想,想要彻底保住这一家子,恐怕光用嘴说是不行的,必须要拿到实砆际的证据来证明聂合非的清白。

      槴“什么!”景西惊呆的皱了ቈ皱眉头,这个数字不在小数,可以说若此事坐实的话,那对于景家和聂家的影响可不是一星半点那么简单。

      况且4000匹컬的锦缎也算是一笔大数字了,足够一个公侯府几年⤘的开销。

      更何②况皇宫所有的钱财,最后都是归入国库。

      若此事为真的话,那聂家恐怕是诸联九族之大罪。

      只怕若因此事纠缠所错之人,最后牵连者并不在少数。

      聂合非唨瞳孔不由的被放大,看样子也并不是对此事,十分知情。

      “哥哥,何时ⶂ起竟然会如此不小心,这数字不在小数不说,哥哥从来做事谨慎,内库的钥匙向来是由我掌管,但凡与哥哥交接也从无错处,怎么会突然出了这样大的纰漏?”

      “这件事说来话长,只是,还请王爷给一阵子时间,我定然会查个水落石出ᔳ。”

      聂合非仿佛是有难言之隐,并没有挑明的意思,而是有几分并不愿意多说的想法,眼瞧着这件事似乎有所不妥,摄政王夫妇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事不在小事,能让哥哥相护的那便只有一人了。

      景西有几分⫉不死心地提醒了一句。

      “若只是贪污受贿数Ჶ罪并罚,那也不过只是钱财,而ﭭ是一些身外之꣆物而已,可这件事若是追究起来,个个不仅是丢官罢爵那么简单,恐怕从此之外整个聂家的名声都要因此而毁掉,还请哥哥告知我,究竟是出了什么样的问题和错处!”

      景西心下一沉,她早已经有了猜测,只是当着王爷的面,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上来。

      果然,聂合非看着两个人探究而又疑惑的眼神,终于顶不住压力点了点头,只是转而立㤈刻跪在了地上。

      “原本也是不允许母亲插手所有内政的,只是,前两日母亲以身子不适为由,要走了库房的钥匙,我原本以为,若是母亲深谙此道뙌,自然不必操心,又可分担一些压力,可䤖没想到⼲母亲转而便把钥匙给了妹妹,合璧,身为庶出,峙从小言辞上教导,便不是十分妥帖,我原本也是一直ᬚ派人盯着的,可这两日因母亲生病的缘由便有一些放松的警惕,㢜没想到竟䭑然出现了这样的纰漏,微臣实在是难辞其咎,还请王爷责䷄罚!”

      景西被这话气的竟有几分说不出话。

      ᾷ “经商与做官㐒本就不是一回事,哪怕是败光了家产,那也ꉿ不过只是一些银子而已……

      可这些碎棍那毕竟是给宫里的,若是被人夺了去,要让外面的人如何想如何看! 廉

      我知足道哥哥向来都十分顾忌着自己的母亲,可是小姑姑这个人识人不清之前,便已经闯出大祸来,只是当时我尚且年幼,父亲不愿意在许多事上与自家人相互抗衡,才会让有一些事,秘㴒而不发,隐而不宣。

      但即便如此,这些也不能成为一个人可以犯错的理由!

      自古以来,做庶出的便有做庶出的道理牵,做齛嫡出的便有做嫡出的本事,又怎可混为一谈?

      哥哥如此放心,将手中的铺子店面交给别人倒也尚可,可这朝政之事怎么可以如此糊涂呢?”

      景西从来以为自己的哥哥是个分得十分明白的人,却⡱没想到푀竟然在这些事情上犯了糊涂,如今可以说酿成的不仅是大错,若是那些臣公们强行追问起来,只怕是要连累整个王府都跟着一起受人唾骂的,况且贪污可不是小事,若是让有心人发现,聂家可绝对不只是㟬就连九族那样一件小事,只怕是ृ此生再也没有入朝为官的机会了,从此就要变成跟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的局面。

      “江탔南进贡的锦缎,我曾亲自库房去数过,可不知如何到王爷这里却少了四千匹,这件事我会仔细排⴦查,立即给王爷一个交代!”

      “合非,죳本王之所以看重你,不仅是因为你是王妃的堂兄,这么简单,你做事向来沉稳,无论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会因公徇私做出来让我不放心的事……

      但是这理一次出了这样的偏差,的确是稍有不慎便要跌落万丈深渊,你可要仔细想清楚这件事的后果,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悠悠之口也不是那么容易便可以让人家闭上的。”

      夏云溪神色多了几分疲惫,看来这两日王爷为了这件事也算是操碎鮍了心。只是许多事就算有摄政王出面,那些底下的人若是揣测到了早晚还是要ﱢ闹起来的国库之数ߑ,那是要过明面儿的。

      “惟今之计,本王已经出面与那些负责采买的太监下了命令,只说是江南此次所产出的贡段,并没有那么多,有一部分暂时并不合格,过一阵子会把才买的钱退回内库,只是这四千匹的银两,聂公子可要补上。

      若是此事越传越大,无法堵住悠悠之口之时,便是银子拿来섋,到时候都已经是晚的,如今本王只能尽全力先保住你们聂家的名声,以免日后殃及到王妃。”

      夏云溪做事向来是有目的的,从来都不是白做檈的那样简单。

      聂合᳓非有几分意外的,没뷟想到王爷会这么说,不由的心里多了一阵感激之情,王爷是打算以摄蒢政王府的名义暂时帮自己将那些外面的声音压下去,只是如此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还需要抓紧查清事情的真相,将钱补回去才是。

      柧 ﰚ他额头上已䴘爬满了细汗,心中却明白此次若非摄政王暂时骗过了那些底下做事的奴才,但凡有一个人发肂现不对,那便是诛连九族之大罪了。

      他正要叩头感激之时,倒是被夏云溪抬了抬手,虚扶一把站了起来。

      “有句话本王也要和你好好说一说,这世上每个芤人从生下⨄来起便是安排好的,有✉些人天生便是一副好命,而有些人天生便坐不了那么高ᒙ的位置。

      븧其实嫡出又如瀦何,庶出又如何?

      英雄莫禧问出Ꝉ处,有本匓事之人未必要看重于出身,可无品行之人,无嬯论是嫡出还是庶出,都同样也只会惹人生厌了而已。

      合非,你跟在本王身뿡边的时日已经不算少了,这两年做的所有事情都十分认真,我一直看在眼中可你却要知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若是无法齐家,那治国乃是行不通的了。”

      夏云溪有几分意味深长的提点了他一句,但愿他能听懂他的话吧。

      聂合非眼神里透了几分杀气出来,他一直都是觉着自己性情温良一些,即便是那些来者不善之人,亦不会继续造次,又怎么会想到这些人竟然会如此蹬鼻子上脸呢?

      他狠狠的咬了咬牙,恭恭敬敬的对着摄政王拜了一拜,其心中的忏悔与肃杀之意早已经凛然于胸间。

      “微臣这就去处理好这件事,一定不为王爷添乱。”

      聂合非端庄的行了个礼退了下去,在转身时,却已经不负当年那个翩翩少年一般温文尔雅,而是带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威严与霸气。

      “西儿,听说你᳘早岏上脽又吃的不好,这两日这是怎么了?”

      他回来后便是直奔这里的,不过中间还问了碧落几句,关于王妃上香的,碧洛自然是实话实说了,他不由得轻松了一口气没有发生什么,便是最好的,只是这丫头总是吃不下东西。

      “我这两日胃口淡淡的,去空明寺时,倒是见过了燕国公主一面ﳑ,北儿,她这阵子怕是过得不大好,长孙匀,许是因为王爷的关系,又因为我的关系,所以在府上发了许多脾气竾。

      北儿,这丫头从小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又有一身傲气,即便是受了欺负,闹成这个样子,她也不会来找我,我想着既然此时,我又不能出面解决,便就只能用些手段提点一番了。”

      “岂有此理,身为朝廷命官,妻妾成群,居然敢苛待自己꿙的妾室,若是王妃实在生气,本王可以下次好好教训他一番,竟然让他知道厉害!”

      夏云溪已经是老男人犤一个了,说出来的话却惭如同小魬孩子一般,果然他护着自己,真是到一定程훱度了。

      就连着说出来的话,뙪都有几分小孩子气,好歹人家也是朝廷命官,怎么可能真的下旨去教育人家,那传出去摄政王妃成了什么人?

      更何况长孙匀人家一个做官人的,对自己的妾室不好,打几句骂几句,곶在这个封建礼教之下也不过是最正常飪的。 뱧

      若是因此而受到了摄政王的责罚传出去,人家要如何去评价摄政王呢?

      景西韻原本有些闷闷不乐ᘋ的心情不是很好,听了这话,她不由得扑哧一笑。

      忍不住娇嗔了一句。

      “真是越发小孩子气呢,说的话像是个什么样子呢?

      人家小夫妻的事䎴情我劎们还是少插手的好,我也实在是看不过去才提点。

      你可千万不要胡来,毕竟她是做妾室的,若是风头压过了正妻,፝到时候燕国公主怕是会为难北儿。”

      夏云溪温柔的拉着她的小手,轻轻的在那粉嘟嘟的小脸蛋上落㈱下了一吻。

      “西儿,只要是你想做的夫君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不管这件事是对是错,知道吗?”

      㱃 景西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这男人总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一般宠都快要把自己给宠坏了,瞧瞧自己现在什么事都敢做,还不是他惯出来的。

      ⾓ 察觉到的小娇妻心情䅓不错,某人将她一把打横抱起。

      吓得景西忍不住潗紧紧的搂上了某人的脖子。

      “做什么我现在可是有孕之身……”

      老男人面色一沉,不由得一脸黑。

      “去睡觉,多睡会儿,养养精神。”

      景西小眼睛一咪,不由得一阵偷笑。

      看样壸子某人羒憋的实在辛苦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